上海时时乐开奖现场
上海时时乐多久开奖 上海时时乐杀号 上海时时乐杀号技巧 上海时时乐今日开奖号码 上海时时乐和值遗漏 上海时时乐走势带连图 上海时时乐单双走势 上海时时乐查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走势 上海时时乐餐厅 上海时时乐计划手机版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号码 上海时时乐官方 上海时时乐专家计划 上海时时乐万能8码
? 女友唯唯的春情舞曲 - 插插插综合网
[上一篇:奇妙的家庭] [?#20081;?#31687;:我和我的妹妹]

紧急通知: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,将 981dd.com 加入收藏夹!

女友唯唯的春情舞曲
 字数:56978
   「唯唯小心点,这裡人很多,要捉紧我手。」
  「嗯。」
  週末日,乘上广深直通车,我和唯唯手牵著手,卿卿我我,两口子?#25104;?#19968;片 热恋中的美满甜蜜。
  会与女友到东莞旅?#26657;?#26576;程度上是為了安抚我俩日前的小吵架,然而在握著 女友柔软小手的?#19997;蹋?#25105;却有?#20013;?#23130;蜜月旅行的快乐。别人说得好,旅?#24515;?#30340;地 从来不是重要,重要是同行的伴侣。跟唯唯?#40644;穡?#21738;管是东莞还是东京,心情一 样很好。
  我是高子诚,今年二十三岁;身边的是谭沁唯,二十一岁,是我小女友。我 俩交往两年,感情要好,是人称蜜运期的缠绵男女。
  说是交往两年,其实我认识唯唯已经有?#21738;?#26102;间。她是我中学时比我小两届 的学妹,?#21069;?#19978;的著名班花。我当时也倾倒於唯唯的美貌之上,但碍於大家级数 有别,自问也没有什麼过人之处可以击败其他对手,故此一直没?#34892;?#21160;,直到?#23567;?#19968;次死党妹妹刚好是唯唯同学,我才从中套取了一些唯唯的消息。
  「沁唯?她没男朋友啦!」死党妹妹一面吃著我请客的香蕉船,一面慢条斯 理说。
  「没可能吧?像她这样受欢迎的女孩子,会没男友啊?」我半信半疑?#23454;饋!?
  死党妹妹摇著羹匙说:「她在班上是很受欢迎,很多男同学想追求她,但沁 唯的家教很严,十八岁前妈妈不许她结交男友。」
  中学生不应谈恋爱。我发觉这真是十分正确的思想观念。
  知道了这个天大消息,我满有希望。要知道当十八岁这个「期限」解禁后, 那些虎视眈眈的男同学们是一定会空群出动。我下定决心,必须要把握时机,在 大家起跑前预留好位。
  然而我本身的性格是发生了大?#20081;倉欢?#22312;一角偷看的那种,即是所谓的「非 行动派」,於是这个决心,结果也在一年多后才终告付诸行动。
  那是我中学毕业的一天,领过毕业证书,令我依依不捨的不是学校的球场, 或是满面鬍子的校长,而是连一句说话也没跟她交谈过的学妹。
  回头望向操场,想著?#38498;?#20063;没机会在午饭时看到唯唯跟同学在礼堂聊天,心 裡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。后来不知哪裡来的勇气,我折返学校,在大家下课的必 经之?#36820;却?#21807;唯。
  那天运气很好,因為高年班毕业,身為班会员的唯唯要帮忙佈置,她离去的 时间比较晚,没有跟平日感情要好的女同学?#40644;?#25918;学。看到只有唯唯独个在下山 坡的楼梯慢步而?#26657;?#25105;知道如果连这样的一个大好机会?#21363;?#36807;了,我将会悔恨一 生。
  结果我走上去了,是人生一度的勇气,也?#24039;?#24093;给予世间最大的奇蹟。 
  「你好,我是校友会的?#21557;錚?#24819;邀请你参?#21451;?#26657;旧生会。」
  「旧生会?#35838;一?#27809;有毕业啊!」
  这就是我与唯唯首次的交谈,是很傻,但确?#30340;?#24341;起她的注意。於是我跟唯 唯成了朋友,是眾多希望与她有进一步发展的朋友?#23567;?#20854;中的一个。
  那些过份无聊的请教,假得要命的藉口,终於令唯唯忍不住问我:「你是大 学生,这种问题也要问我?其?#30340;?#26159;不是有其它目的?」
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所谓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见。唯唯是聪明女生,会猜到并 不稀奇,可是在面前揭破,我仍是尷尬万分,唯唯调侃我说:「很多男生?#21152;?#36825; 种方法追求女孩子,你这样是不会成功的啊!」
  但结果,我成功了,半年后唯唯十八岁的生日是跟家人渡过,而我这个未获 正式承认的男友,就在之前一天给她预祝。我永远不会忘记,当天她撇著小嘴, 在?#26376;运?#32771;一会后,红著脸装作满不在乎地说出「好吧,给你观察期」的那个动 人表情。对我来说,这天比中了头奖彩票更要兴奋万倍。
  请不要想歪,那天我跟唯唯什麼?#20081;?#27809;有发生。得到唯唯的初夜,是在一年 后,与唯唯交往一週年的晚上。
  「子诚……我好害怕……」
  「不用怕,没事的,虽然我也很紧张……」
  童?#20889;?#22899;的初夜,时间短得令人发笑,却是足够繾綣我俩餘下的人生。 
  唯唯在床事上,算是保守的类型,开?#39057;?#28982;没商量,就是用电脑的萤光幕来 作照明,有时候也会反对。
  「看不到啊!」
  「用手机的光线都一样萝!」
  至於口交,?#21486;?#26159;完全不用想,就是后进推车式,也多不肯给:「这个姿势 很羞人,而?#25671;?#20250;看到后面的那个地方啊!」没错,我几乎是没有看过唯唯的 屁眼。
  而?#20889;玻?#20063;是唯唯十分抗拒的举动。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  「唯唯,舒服就叫出来吧!」
  「我不要……没有人会叫出来的!」
  「三级片的都会叫啊!」
  「那些是假的,是在演戏。」
  「不?#29301;?#20063;有很多女生会叫的。」
  「你怎麼知道?你跟很多女生做过吗?」
  只是与唯唯的床事虽然?#34892;?#21333;薄,但?#19968;?#26159;十分满足,因為唯唯本来就是清 纯女孩,这?#30452;?#29616;,才是最适合她。
  以唯唯的魅力,这些年来身边的胡蜂?#35828;?#20174;不缺少,只是我俩之间从没有出 现过第三者。可以知道唯唯在承认我是男朋友的身份后,是在自已的感情线上建 起了一道围墙。
  能够有唯唯这种女朋友,我的人生是再无所求。
  大学毕业后,我进入某大港资电子厂的货品管理部。因為工作关系,经常要 中港两地?#25784;?#28858;此惹来了唯唯的担心。女友温柔体贴,本来对男友是抱著百份百 的信?#25285;?#20294;所谓人言可畏,唯唯身边的三?#35828;?#30693;道她男友每星期要在内地住上两 天后,就少不免?#34892;?#38290;言閒语。
  「你男友经常不在香港?#21051;?#35828;上面的女人很会耍手段,唯唯你要小心呢!」 
  「没有不吃鱼的猫,东北女子身材很好的,我想你男友一定受不了,早晚?#25671;?#20010;二奶服侍。」
  无风起浪,会渴望世界安寧的就不是三八。唯唯的闺中密友唯恐天下不乱, 总爱在女友面前说三道四,每每看到男人包二奶、找情妇的新闻就一定故意拿给 唯唯看,在耳儒目染下,女友也由开始时的绝对信任,逐渐变成抱有怀疑。 
  那个晚上,我俩?#40644;?#28193;过了甜蜜激情,可床事过后,唯唯却说出了意想不到 的说话。
  「子诚你会不会觉得我的身材很差?」全身赤裸的唯唯以手托著自己胸杯, 担心?#23454;饋?
  女友上围?#26657;?#26479;罩,谈不上大,也绝不会小,加上高翘乳头,形状姣美,怎 麼会?#35980;?#26469;形容?我不明其意地反问:「没有啊,我觉得你身材很标準,為什麼 这样问?」
  唯唯以手拨著髮尾,表情靦腆的说:「是娜娜说的,她说大陆的女生身材都 很好,上……上围很大,我?#20262;?#35802;你摸过大的,会嫌弃我的太小。」
  沈娜娜,又是那个天杀的大三八。这个女人一定是前世被轮姦了三百遍,对 所?#24515;?#20154;都恨之入?#29301;?#24635;要把我们说成丧尽天良。偏偏她又是唯唯的最好朋友, 女友在其日夜?#20493;?#19979;,也开始相?#25293;?#23068;的说话,对我俩的爱情產生怀疑。 
  我听见娜娜名字无名火起,不悦的说:「那个女人就爱胡扯,你不要跟她一 般见识。谁?#30340;?#20154;都爱大奶?我便觉得你刚好,而且我什麼时候摸过大奶了?」 
  唯唯低下头来,幽幽道:「娜?#20154;的?#20204;男人总是说要应酬,而找藉口风花雪 月,尤其内地美女如云,没可能不去玩的。」
  我冷笑一声,不客气地痛骂那死三八:「她哪时候看到我去玩了??#21069;?#23110;是 否有妄想症?把猜想的事情说成事实!到底什麼居心啊?」
  唯唯听到我辱骂她的好友,有点生气说:「子诚你干麼这样兄?她只是随便 说说,又不是故意针对你。你怎麼可?#26376;?#22905;八婆?」
  「无凭无据,就对你?#30340;?#30007;友一定有去偷吃,摆明便是冤枉,还说不是故意 针对我?」我气愤道:「爱作讹生?#29301;?#36824;不?#21069;?#23110;?」
  女友脾气甚好,但到此已发展成吵架,於是唯唯也怨懟道:「娜娜是我的好 朋友,如果她?#21069;?#23110;,我也?#21069;?#23110;。看你这麼紧张,娜娜说了,如果你听了这话 会动气的,就证明你有去玩过,所以心裡有鬼害怕被她揭发。」
  我对女友的说话更為生气,你奶奶的,竟然连我的?#20174;?#20063;给预测了?反正你 们已经抱了先入為主的观点,就是我有如?#30031;从Γ?#20320;们也一口咬定我有出轨,这 不是未审先?#26657;?
  我怒不可遏,骂道:「?#28909;?#20320;只?#25293;?#30340;好友而不信我,那还有什麼好说?好 吧,我认了,我在大陆的日子天天有女人陪,晚晚跟不同人睡,大奶小奶全都玩 过了,这个答案你满意没?#26657;俊?
  我俩交住两年,我从来没有用这种态度对女友说话,唯唯想不到?#19968;?#29983;气如 此,鼻头一酸,泪水就夺眶而出,找起被套不住饮泣。我心火正盛,也?#35805;参浚?#32972;过脸来就是?#20843;?
  这个晚上大家都没再说话,次日别去,气氛寂?#21462;?#25105;对女友的怀疑感到愤愤 ?#40644;劍?#26377;著被诬衊后说不出的鬱闷。
  接下来的一星期,大家都没找对方,这是我俩交往后的首次冷战。没有像平 日?#21051;於?#20250;听到唯唯声线,我甚至有种经已跟她分手的错觉。
  『那小妮子在做什麼呢?』冷静下来,我反省自己是否小题大做,当天的一 个问题,如果我可以平心静气,甚至给女友一个和蔼笑容,说外面花花世界再诱 人,也不会动摇对你的爱情,不?#22836;?#36807;?#32431;?#20197;逗乐女友?#22841;模?#25105;放弃了这个表达 自己?#39029;?#30340;机会之餘,反倒惹怒了唯唯,实在是愚?#20048;?#26497;。
  唯唯说得不错,?#19968;?#26377;抓狂的?#20174;Γ?#22312;她眼中看来,是更像东窗事发后的恼 羞成怒。
  世上无完人,我不敢说唯唯是完美无瑕,但至少相处几年,我没找到她有什 麼缺点,样貌不用说了,性格也温柔可爱,兼?#19968;?#28789;慧黠,大小事情,唯唯都会 细心聆听,并给予中肯意见,听一席话,有如清水洁净,洗涤心灵,什麼烦恼也 一扫而空。
  相反我呢?没有过人之处,样貌毫不突出,工作平凡,钱也挣得不多。说实 话是没什麼条件配得上唯唯,?#28909;?#22905;都没介意有我这样的一个不长进男友,我却 还不懂珍惜,要心爱的女人饮泣落泪。
  「还是认错吧!」因為小事误会而失掉一段感情是最不智的事,我后悔了, 在星月晚上,我致电唯唯,铃声响起不到一秒,她就接了,速度快得令我也错愕 起来。
  「这麼快接电话呢?」我陪笑道,对面传来赌气的声线:「在等你电话啊, 衰人!」
  我心头一暖,唯唯,始终是最爱我的女人。
  男女间要平息一件吵架方法有很多种,有?#36816;?#30456;逼,有哭闹道歉,也有简单 地一个电话,便可以化解一?#23567;?
  理所当然地我俩和好如初了,那天之后唯唯没?#24615;?#25552;当晚的事。倒是我耿耿 於?#24120;?#22240;為虽然女友没?#24615;?#35828;,但她心裡忧虑其实是仍然存在的。说实话我不怪 她,因為在东莞这种声色犬马的地方,一个女生会担心男友受不住诱惑,是绝对 可以理解的事情。
  在有跟唯唯一生一世念头的今天,我是有必要让女友可以放心。我不可能在 往后每个出差的日子,?#23478;?#25105;爱的女人有不必要的疑虑。於是我作了一个决定: 在这个週末,带唯唯到我工作的地方,介绍当地的同事给女友认识,让她知道她 男友在大陆的生活是多麼健?#25285;?#32780;共事的人也全都十分正派。
  所谓平生不作亏心事,半夜?#22969;?#20063;不惊。我自问平日正人君子,?#35805;?#28857;越轨 行為,是无需对女友隐瞒半点。
  唯唯对我的提议显得兴奋,交住后我俩没去过几次旅?#26657;?#34429;然只是近在咫尺 的东莞,但已经有如新婚般甜蜜。
  出发前我叮嘱唯唯国内?#34892;?#22320;方治安?#35805;悖?#31359;著尽量平庸一点。事实上女友 平日生活简约,打份朴素,不?#19981;?#20197;衣著装扮来堆砌自己,可因為天生丽质,皮 肤水嫩,简简单单一个清爽素顏配上及肩长髮,已经勾出其标緻轮廓,足够扣人 心?#31232;?
  这天唯唯穿上雾色连帽卫衣,下身配以休閒女装裤,长至膝?#29301;?#21018;好露出一 双粉雕玉琢的白晢小腿,轻便之餘也尽显青春活力。我牵紧依人的手,沿途没?#23567;?#21322;刻放开。
  两个小时的车程,我和唯唯来到上班的工厂。我跟这裡的同事感情不错,大 家知道我带女友参观,也都热情?#20889;?#26356;在唯唯面前说她的男友做事能干,大?#23567;?#21069;途,逗得女友笑逐顏开。
  看到我的工作环境没有异常,住的又是厂内的个人宿舍,唯唯?#27431;?#19979;心头大 石,这天的笑容份外甜美动人。我说?#28909;?#38590;?#32654;?#20102;,不如就在这裡住一天,我可 以带她到附近的商场买点手信,晚上吃个地道的全牛宴,唯唯心情大好,什麼都 依我,任何提议都只点头说好。
  可是一?#20852;?#21033;的时候,最不想遇到的程咬金却出现了,正当我与唯唯向厂裡 员工道别,採购商的黄总不巧来了厂裡,并跟我碰个正著。
  「海!子诚,今天星期六也上班吗?」
  黄总,真名黄谷,四十?#27492;輳?#23665;东人。是个典型的暴发户,本来是个普通农 民,因為家裡地皮被台?#22871;?#19979;来建工厂赚了一笔,然后又乘著经济起飞做了一些 小买卖,这裡翻一翻,那裡捞一捞,居然成了规模不小的企业。现在?#39029;?#26377;七成 订单来自黄总,算是我们的大客户。
  黄总个子高大,长得肥头硕身,大肚子活像冬?#24076;?#33080;容猥琐,一看便知是个 色狼。他看到我身边的唯唯青春可爱、气质动人,登时露出狼相。我心知不妙, 打发两句想要脱身,他一对色迷迷的眼光却始终没有离开唯唯的身上。
  「很可爱的女生呢,子诚你有这样漂亮的女友也不介绍给黄总认识,太不够 朋友了。」黄总操著不纯正的广东话,笑嘻嘻道。
  我心想跟你从来不是朋友,但好歹是大客,也只有勉為其难的陪笑说:「唯 唯今天也是第一次来这边玩。」
  ?#36127;牵?#26469;玩吗?那子诚有没带你四处游山玩水吗?」这时候黄总已经?#35805;?#25105; 放在眼内,直接跟女友交谈。
  唯唯是个有礼貌的女生,就是不认识的对手,?#21592;?#24428;有礼地回答说:「我们 才刚来,还没去过什麼地方。」
  「这样不行啊,难得这麼远来到,当然要好好去玩了,?#33151;?#40644;总尽个地主之 谊,好好?#20889;?#20320;?#21069;桑 ?#40644;总老实不客气,一手就搭在唯唯的肩上。
  我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,想不到这老头子居然如此猖狂,刚见面就跟我女友 有身体接触。唯唯是个不懂推却别人的女孩,而我因為碍於公事,也不好制止, 两个人一脸无奈,只有随著黄总的安排而去。
  「我们跟他随便吃一顿饭就走。」我在女友耳边小声说,唯唯从我的态度知 道我对黄总有点?#24605;桑?#20063;就顺意的点头答应。
  我们一行?#35828;巧?#40644;总座驾,直驶到附近有名的?#39057;輳?#36825;裡一楼是中式食馆。 中国人吃饭总爱?#25165;?#22330;,黄总点了八菜一汤,看得我和唯唯呆了起来,我担心的 ?#23454;潰骸?#36825;麼多?吃不完啊!」黄总满不在乎地笑了两声:?#35813;还?#31995;,能吃多少 吃多少,等下?#19968;?#20250;有朋友过来。」
  我跟唯唯互看一眼,虽?#34892;?#29369;豫,还是一同起筷。黄总点的都?#24039;?#29645;海?#21486;?#24179;日在香港绝难吃到。唯唯初嚐珍?#21486;?#24863;到十分好奇,吃著吃著,心情也逐渐放 鬆下来,偶然看到一些从未见过的,更问我是何物。
  我见识不多,茫然?#22987;紓?#40644;聪粗豪笑道:「是鹿鞭,很滋补的,男人要吃多 点,这附近就只有这裡可以吃到。」
  唯唯一听满脸通红,黄总向我笑道:「子诚你吃多点,你女友那麼水嫩,要 鞭鞭有力才可以满足她。」唯唯脸更红了,我也不好意思的没?#20889;?#35805;。
  这时候?#35805;?#22934;艷的声音从后而至:「老总,也不等人家啊!」
  黄总一看来人大喜,我跟唯唯好奇回过头来,是一位风骚入骨的高佻美女。 我对此女并不?#21543;?#22240;為她是黄总的小三妮妮,以前在晚饭时曾见过数面。 
  我脸色一沉,这老色?#29301;?#21507;顿饭就算了,居然还把小三带来?#23458;?#19968;唯唯以為 我跟他们同流合污,大家?#21152;?#20108;奶情人,那就水洗?#20122;?#20102;。
  我知道事态不妙,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?向唯唯打个眼色,女友机灵,点 头示好,我向黄总请辞说:「黄总,我们吃饱了,谢谢你,那我们?#28982;?#21435;。」 
  黄总面露不悦道:「子诚你开玩笑吧?饭还没吃?#35805;?#21602;,我特地点了极?#39277;佟?#29141;给你女友,现在说?#25784;俊?#28982;后又向唯唯说:「谭小姐,这种官燕是时令?#31216;罚?#19981;是随便可以吃到的,给黄总一个面子,吃完再走吧!」
  「那……好吧……」女友推辞不了,无?#26410;?#20801;下来。我知道继续下去,事情 一定会越弄?#30342;悖?#20294;?#32622;?#27861;阻止,只有见步行步。
  「谭小姐是香港过来的吗?气质果然不一样,清清纯纯的很可爱育!」妮妮 是个骚包,对著我的女友也不改态度的胡说?#35828;饋?#21807;唯满不自在,俏脸緋红,?#23567;?#30340;没的回答著这两个认识没有半天的?#21543;?#20154;。
  「海,吃饭可以没?#22369;穡?#26469;点绍?#21496;疲 ?#21507;到?#35805;耄?#40644;总更点了酒水,女友 滴酒不沾,我也是酒?#21487;跚常?#20877;次推?#26657;?#21448;是敌不过黄总的强人所难:「不给面 子吗?就一杯,真的是一杯。」
  有跟国内商?#39029;?#36807;饭的人都会知道,他?#24378;?#20013;的一杯,总不会是正常人的一 杯,正确来说是一杯接一杯,我跟唯唯?#36824;?#36807;天旋地转。开始的时候我也有替女 友顶酒,但到后来已经自身难保,要唯唯苦著脸把?#39057;?#36827;自己口裡。
  「很好!很好!谭小姐喝了酒脸红红的,更漂亮呀!」几杯下?#29301;?#21807;唯已经 头晕眼花,黄总大声讚好,手上的?#30772;?#20174;来没有停过,不断替我俩倒酒。 
  到了不知天南地北的时候,妮妮热情?#23454;潰骸?#37027;饭后有什麼节目?」我跟唯 唯这时已经醉醺醺的,摇著手说:「我们不行了,要回去休息。」
  ?#24863;?#24687;?不要那麼扫兴,难?#32654;?#20102;,去卡拉?#24076;顺?#21809;歌儿,娱乐一下吧!」 黄总反对说。
  我一听脸色惨?#31069;?#35201;知道国内的所谓卡拉?#24076;?#20854;实就是夜总会,大?#21152;?#23567;姐 坐台,带唯唯去那种地方,不就是自投罗网?本来让女友安心之旅变成担心之旅 了。「黄总,真的不要了,我们都喝了很多,会吐的,还是想回去休息。」我推 辞道。
  妮妮不怀好意的笑著说:「子诚哥怎麼这样害怕?难不成怕在裡头碰到?#19978;唷?#22909;,让谭小姐知道你有多好色?」
  「你!你乱说什麼了?我哪有?#19978;?#22909;!唯唯你要相信我,我从来不去那种地 方的。」我连忙向女友解?#20572;?#21807;唯扁起小嘴,似乎有点相?#25293;?#22958;的说话。我巴不 得杀掉这骚包!
  黄总又搭上一句:「男人逢场作戏有什麼好奇怪的,看多就习惯了。我在上 面的卡拉?#24076;?#35746;了房,大家坐一会才走吧!」妮妮大喜,把身?#24433;?#21521;唯唯肩?#25784;骸 ?#22909;啊,我想听谭小姐唱纯正口音的广东歌。」
  「嗯……」唯唯默默点头。我知道这将会把自?#21644;?#21521;一个万劫不复的地步, 但此时?#19997;蹋?#35797;问还可以怎样?
  买过单后,黄总和妮?#33660;?#28009;?#39057;?#33633;地带我们前住?#39057;?#19977;楼的卡拉?#24076;恕?#22823;陆 的这类娱乐场所?#35748;?#28207;更见豪华,门外金碧辉?#20572;?#25151;间宽敞开扬,跟我俩平日在 香港的小小一个狭窄房间无可比拟。
  唯唯没有到过这种地方,?#40644;?#27668;势所摄。张眼一望,房间裡有两张茶几,两 套沙发,我与唯唯一张,而黄总跟妮妮则坐在另一边。妮妮热情地走过来,向唯 唯递上米高风:「谭小姐先来一曲吧!」
  「我?我不用了……」唯唯这时候酒气仍未过,晕眩眩的微笑推说。我则胆 颤心惊,刚才进来时已经在外面看到几个衣著暴露的伴唱女,不知道唯唯是否猜 到这裡是有一条龙服务的。
  想到这裡,我叮嘱自己:「高子诚,要冷静!说到底现在什麼都没发生,而 且唯唯也知道一切都是黄总自作主张,我根本什麼也没做过,错的不是我,唯唯 是会瞭解的。」
  可是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,黄总平日相熟的妈妈生居然推门进来问黄总要不 要小姐,而黄总这人渣败类,竟然又连声说要:「只四个人没趣?#35828;悖?#25214;几个小 姐?#40644;鷙染?#29468;拳吧!」
  完了,完了!听到此话,我知?#26469;?#21183;已去。就是今天我什麼不做,唯唯也一 定以為我平日是经常跟这老色?#19988;黄?#39118;花雪月。每个她掛念我的晚上,我都在抱 著其他女人嬉戏作乐。
  妈妈生跟黄总熟稔,素知他的喜好,特地点?#27492;?#20010;胸前伟大的艷女,每个都 ?#26657;?#26479;以上。我是正常男人,也爱大胸美女,但前提是不要在正印女友的面前。 
  「玲玲、芝芝,去招呼黄总吧,美美和丝丝跟高老板玩摇股子。」妈妈生熟 练地安排小姐,我自知死路一条,胆怯地望向女友,希望她可以体谅这?#24039;?#19981;由 己,?#19978;?#30524;前的唯唯脸?#20365;?#33394;,似是在说:「你现在很开心吧?」
  唯、唯唯,你怎麼可以这样说,难道你没看到我都是被逼的吗?我正想向女 友解?#20572;?#37027;露出了半个胸脯的美美已经挤到我的?#21592;撸?#24182;抛个?#38590;郟?#37326;性地说: 「高老板,我是美美,?#40644;?#29609;股子好吗?」?#19968;?#36807;头来,怒目而视,正想骂道: 「玩你老母!你没看过我的女友就在旁边吗?」
  世界上很多原本快乐的事,如果在不适当的时间发生,是往往会变得很不快 乐。美女入?#24120;?#27809;有一个男人会抗拒,除了在妻子或女友身边的时候。期间我多 次想安慰唯唯,但明?#36816;?#24050;经在吃?#20303;?
  这个很难怪唯唯,女友一向觉得自己的胸杯不够大,而这裡包括妮妮在内, 几个国内佳丽?#21152;斜人?#26356;好的身段,而且全?#23478;?#33879;火?#20445;?#27627;不吝嗇地让?#21069;?#23273;乳 肉露在外面。在这波涛汹涌的情况下,一个?#25216;?#22919;女会觉?#20204;?#36785;,是绝对可以理 解的事。
  『惨,今次一定分手了。』我脸如死灰,不?#20197;?#26395;女友一眼。身边小姐看到 情况不妙,也?#24230;?#22320;不作一声。倒是黄总和妮妮那边玩得十分愉快,又股子又猜 拳,喧哗叫声此起彼落,完全像是两个世界。
  到这时候我已经放弃了,一切就?#21830;於?#21543;!我没有做错什麼,如果唯唯因為 今天而要跟我分手,我也没有话说。
  可能因為我们这边的气氛实在诡异,妮妮心有不忍,特地点了几首歌曲,拉 著唯唯要?#40644;?#21512;唱,女友说不过她,只?#34892;?#28073;涩地?#40644;?#21809;歌。几首下来,唯唯心 情似是放开了一点,再次露起微笑,而黄总也拍手欢呼:「唱得好!唱歌的人?#21462;?#37202;!」
  我本来以為唯唯会推却,没想到女友?#27492;?#24847;地喝了,也许她也知道黄总性格 就是再说不?#24076;?#26368;终还是要屈服下来。
  唯唯喝的?#21069;?#37202;,半杯到?#29301;?#26412;来已回复一点的脸色又变红了。黄总拍拍?#22330;?#21457;,著女友过去?#40644;?#29609;乐:「不要那麼?#22369;錚?#36807;来,黄总教你摇股子。」 
  唯唯回头看我一眼,便被妮妮拉了过去。我看到她被挤到黄总身?#25784;?#28385;脸通 红的跟这今天才认识的?#24515;?#21457;福男人摇著股子,在输掉后?#32622;?#24616;言的?#35748;乱?#26479;, 彷彿完全成了一个局外人。
  女友落在别人怀裡而不能哼半声,对一个男人来说是件悲哀的事。如果要把 唯唯和工作相比,女友自然是重要得多。只要这时唯唯向我说一句不?#31119;?#21738;怕就 是失掉工作,我也必定不顾一切地带她离开现场。但观乎女友现在和大家玩得兴 高采烈,怎样看亦是乐在其?#23567;?
  唯唯一向是个?#24616;?#22899;,平时绝不会流连夜店,更别说到酒吧作乐,故此对女 友来说,与大家?#40644;?#36793;玩边喝,也算是一?#20013;?#22855;体验。然而作為男友,这可以说 是非常无助而又无聊的时间。身边的美美和丝丝见我纳闷,主动邀我猜拳,我想 著只看唯唯在别人怀裡也不?#21069;?#27861;,於是勉强答应,藉此稍给自已分神的机会。 
  「高老板,你输了,要?#26579;凄福 ?#27599;输?#35805;眩?#32654;美就主动替我斟酒,说实话 她算是个懂得体贴?#33151;?#30340;女生。我从来不会看?#40644;?#20219;何工作的人,包括以色相?#34180;?#29983;的女子。每个人?#21152;?#33258;已的故事,作為第三者是没权利批判他人的选择。换了 有一天易地而处,说不定我也会作出同样选择。
  多喝两杯,我的醉意渐浓,近距离望著美美的脸,妆是浓了一点,不过也算 是美人一个,而且胸部曲线丰满浑圆,相信底下是十分有?#31232;?#22914;果今天唯唯不在 现场,?#19968;?#21542;对眼前美女有更狂野的举动,我想这是个不问而知的问题。 
  然后到了大约十点时候,刚才的妈妈生再次进来,说现在是光猪时段,问黄 总小姐们要不要脱衣服。黄总想也不想,拍手叫嚷:「脱!当然要脱,不然要这 样贵的豪华房干麼?」
  光猪时段,听说是这裡闻名的特色之一,就是所有伴唱小姐们?#23478;?#33073;光。这 间?#39057;?#30340;后台强硬,不要说脱衣服,就是在场内公然做爱也通行无阻。早阵子我 还打趣跟工厂的同事说,找些日子一定要去见识一番,没想到今天终於看到了, 而且是跟女友?#40644;稹?
  我死了,我知道不会再有奇蹟出现,过了今晚,我跟唯唯的两年感情是要完 了。
  小姐们十分专业,毫不拘谨地脱光身上衣物,包括我身边的美美和丝丝,一 阵肉香扑鼻而至,和想像一样坚挺的豪乳,景色怡人的乌黑草丛尽现眼前,但我 没有心情欣?#20572;?#21482;像个死人般不动一动。
  「老总,我也要脱吗?」妮妮向黄总?#23454;饋?#21548;说他俩是在卡拉?#24076;?#35748;识的, 以前妮妮也?#21069;?#21809;女,早已习惯这种场面,黄总摇摇头说:「你认為呢?」 
  妮妮笑了一笑,站起来落落大方地把衣服脱光,我见过妮妮几次,但从没看 过她的裸体。她的身材很好,胸脯很大,乳头是娇嫩的粉红,有著典型北方佳丽 的美态,难怪可以勾住黄总的心,把她养作小三。
  这时候场内只有唯唯一个衣衫整齐,在几个乳房和阴毛尽露的女人群中反而 显得格格不入。大概女友也没想到情况会变成如此,也大概她亦没看过这麼多赤 身露体的女人。唯唯看到连刚刚?#40644;?#21507;饭的妮妮也脱过清光,整个人完全呆了, 是呆得不懂?#20174;Α?
  黄总嘻笑?#23454;潰骸?#21807;唯你不脱吗?」黄总直呼唯唯名字,简直像认识很久的 老朋友。女友满脸通红的掩起胸口,低头说:「我不要!我的胸……很小……」 
  唯唯今天在这裡?#24378;腿耍?#19981;是小姐,是完全没有脱衣服的必要,黄总这个问 题显然是在讨女友便宜。唯唯羞得耳根红?#31119;?#25260;起头望向这?#25784;?#24819;要向我求助, 可当看到我正给美美和丝丝两个全祼女生簇拥其?#26657;至?#21051;生气的别个头去。 
  我十分无奈,想跟女友说这并不是我愿意的,虽然美美的?#22871;?#30340;确很弹手, 而丝丝的皮肤也很滑溜。
  「小?#36824;?#31995;,最重要是漂亮和够弹性,你就给黄总欣赏一下好吗?」黄总色 迷迷的盯著女友胸脯?#23454;潰?#21807;唯拼命摇头。黄总知道女友是个?#25216;?#22919;女,不能用 强,於是转个话题说玩猜拳。
  我知道事情到此已经过了火位,我必须要带唯唯离开这裡,但在?#20973;?#30340;发酵 下,我变得虚弱无力,完全?#32431;?#19981;了美美和丝丝的咄咄逼人。似乎大家都默契黄 总对唯唯是志在必得,她们一个一个的阻挠我,挺起高?#24066;?#33071;,摇著娇嫩乳头, 使我没有不听命的餘地。每当我想站起,总会?#24515;?#20010;女生向我敬酒,?#21482;?#20197;那曼 妙的裸体把我迫至墙?#29301;?#19981;让我走近女友半步。
  期间我偷望了唯唯很多眼,她显得十分不悦,这是想当然的事,没有一个女 生能够亲眼目睹男友把裸女左?#28068;?#25265;而保持冷静。后来唯唯索性不理睬我,只专 注与妮妮他们猜拳。唯唯在这方面是个新手,几乎每板都输,酒也越?#20173;?#22810;,我 看不过眼,抢著替女友顶了几杯,但很快连我也败阵下来。
  到了不能再喝的时候,黄总又提出了别的方法:「不喝也可以,脱一件衣服 吧!」
  「我不要!」唯唯惊慌地掩著胸脯,黄总滴著口水说:「我知道你害?#25784;?#37027; 只摸一下可?#26376;穡?#40644;总摸过不少女人,可以告诉你,你的?#22871;?#26377;多少分数。」 
  这是一个很有技巧的方法,先说一些绝不会答应的要求,然后退而求其次的 再问一点没那麼过份的,女人就住住因為不想拒绝太多次而答应后者。
  「不……」唯唯的头垂得很低。黄总色相尽露的奸笑道:「做人要?#20184;?#26381;输 啊,黄总答应你就只一下,隔著文胸不会摸到什麼的。」
  唯唯抬起头来,楚楚可怜的问:「真的只是一下?」
  「当然,黄总?#24039;?#24847;人,牙齿比黄金,不会骗你的。」
  「那真是……只一下……」女友没法子的低下头来。我坐在远处,眼巴?#20599;亍?#30475;著老色狼的手慢慢往女友的胸前伸去,先是试探性的轻轻触摸,看到唯唯没?#23567;》纯梗?#20415;结结实实的抓了?#35805;选?
  「黄总……不要……」?#22871;?#34987;摸,唯唯又惊又怕的急喘著气。黄总捏了一下 当然不会罢手,他继续放?#24651;?#25619;著女友的胸脯,并不经意地把上衣拉?#25784;?#38706;出唯 唯雪白的肚皮。
  「妈的,好水嫩的皮肤……唯唯不要小器,给黄总看多一点……」
 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」
  这是一个很?#24544;?#30340;光?#24120;?#24515;爱女友在眾目睽睽下被非礼乳房,但唯唯只?#24378;凇?#35041;说不,身体却没有阻止,而被美美和丝丝缠著的我也?#35805;?#21477;,只不断听著女友 急促的呼吸。我但觉一团火舌?#26377;?#21475;涌起,吞噬了所有理?#29301;?#20687;个没有思想的?#23613;?#20598;。两位陪酒女一杯又一杯的把红?#39057;莞?#25105;,而我接过后就毫不考?#29301;?#20840;都倒进 肚?#21451;e。
  我知道这是一个梦,如此?#25343;?#30340;情节,绝不会是现实发生的事情。身為唯唯 的男友,我是早应该向这心怀不轨的老色狼?#23588;?#30456;向,并且把女友带?#25784;?#32780;不是 任由她在这裡给人玩?#22871;印?#20294;我什麼也没有做,?#21482;?#26159;什麼也做不了。
  我心裡的天使警诫我,要挺身而出把唯唯带?#25784;?#20294;我心裡的魔鬼又诱惑我, 说这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游戏,唯唯是不会介意的。而且面前的美美和丝丝也 很想跟你玩,在这种时间说?#25784;?#26159;很扫大家的兴。
  「高老板,你女友给黄总讨了便?#32781;?#20320;要不要也讨人家的便宜啊?」
  「你身上很多汗啊,要不要我给你脱掉上衣?你的体格很强?#24120;?#25105;想?#32431;?#20320; 健硕的胸肌。」
  「今晚你会挑我们哪一个呢?我们都很?#19981;?#20320;,不如来个起双飞育?」 
  「双飞吗?双飞好啊……」
  在美美和丝丝的围攻下,我喝了很多酒,是多得超过我可以承受的份量。后 来的事很模糊,我只知道唯唯?#20081;话?#21448;输了,在眾人欢呼下无奈地脱去上衣,然 后?#24378;?#23376;,接著很多白晢?#22871;?#21644;顏色不同的乳头在眼前晃来晃去,?#24515;?#22958;的、?#23567;?#32654;美的、有芝芝的,好像……也有唯唯的……
  「呵?#29301;?#21448;是唯唯输了,脱!脱!」
  我不知道唯唯最终有没被脱光,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女友有没被脱光…… 
  到?#19968;?#22797;意识的时候,已经是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,身上一阵和暖,是发自 女人的体温。我对此并不?#21543;?#22240;為每个跟唯唯渡过的晚上,我都?#19981;?#25265;著赤裸 的她而睡。女友那暖暖的热力,总是能带给我最大的满足。
  太好了……原来是做梦……
  我鬆一口气,潜意识伸手抓向唯唯的?#22871;櫻?#27599;个抱著女人睡觉的男人都?#19981;丁?#25242;摸那两?#25293;?#32905;。我庆幸刚才的全都是一场梦?#24120;?#21807;唯在?#19968;?#35041;,我们没有去东 莞,也没遇上黄总,更没有到那光猪的卡拉?#24076;思?#35782;。
  可是当掌心感觉明显比往日饱满的时候,我?#33151;?#19968;惊,这不是唯唯的胸脯! 我震惊地张开眼睛,怀裡的竟是一丝不掛的妮妮。
  「不会吧……」我心头一震,我跟妮妮睡了?这是不可能的事,就是有天大 的胆,我也不会跟工厂裡最重要客户的小三睡觉,而另一震惊的?#29301;?#21807;唯呢?唯 唯在哪裡?
  张眼四望,身处是一间?#21543;?#30340;房间。这裡装修豪华,?#24433;?#22836;?#29301;叮?#21515;的名贵 高清电视和音响器材,我猜想应该是?#26143;?#20154;的屋子。
  我心跳得很快,很担心女友的情况,抱著剧痛的额头从床上爬起,身上只?#23567;?#19968;条内裤,上衣都散落地上。拖著浮浮脚步来到门前,推开木门,前面是一条长 廊,两旁点缀雕花柱子和雅緻的墙纸,显示这真是一间豪华大宅。
  我心情凌乱的沿著走廊?#25784;?#24819;到厕所洗个冷水清醒一些,再?#24050;?#22899;友下落。 然而走了几步,在寧静的空气?#26657;?#19968;阵微弱的呻吟传到耳边。
  「嗯……嗯嗯……」
  我有种不祥预?#26657;?#27839;著声音源头走近,距离不远,声音很小,但一耳就可以 清楚知道是唯唯的声线,是我女友的声线。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那是带?#24615;下?#30340;呻吟声,我十分清楚这种熟悉声音是属於 唯唯,并且不会在平日发出,除了在床上。
  「这不会是真的……」我的心跳跟叫声犹如同步,开始逐渐知道这是什麼地 方,这裡是黄总的家。我身边躺著妮妮,那很明显,唯唯旁边的将会是谁。 
  我不敢相信,偷偷摸摸的靠在门外,恐防会惊动裡面的事物,更害怕会目睹 不愿看到的一?#23567;?
  轻轻推开半掩的木门,再拉起垂下的布?#20445;?#26144;入眼球的是另一张大床,两个 身无寸缕的人躺在上面,正忘形地进?#24515;?#30007;女间的交合。伏在上面是满身肥肉、 丑陋不堪的黄总,而被压在下面娇小雪白的,是我心爱的唯唯。
  ?#27010;荊?#21866;啪!啪!啪?#23613;?#40644;总双手按在床上,像在做掌上压般的骑著唯 唯,肥硕的屁股不断向前衝刺,每下都发出?#27010;九尽?#20316;响的声音。从身处角度我 无法看到黄总的鸡巴是否已经贯通唯唯小屄,但再?#23383;?#30340;小孩子也不会告诉你, 他们真的只在做掌上压,黄总的鸡巴并没有插进任何一个洞裡去。
  「嗯……嗯嗯……」唯唯的两?#26085;?#24471;很开,因為黄总实在太肥了,女友没法 子不张开脚?#25293;?#36814;接对方的抽插。每当男人的屁?#19978;?#21069;一轰,女友就会相应地发 出一声呻吟,每下叫声都是随著黄总的动作而发出,衝慢一点,声音就慢一点; 衝快一点,声音就快一点,完全没有半点差距。
  「不会是真的……」我犹如被五?#32512;?#39030;,无法确认眼前所看到的是什麼一回 事,彷?#27675;?#20010;世界都变成空?#31069;?#33041;裡只不由自主地不断重复同一句话:唯唯被操 了,我的女友被一个?#24515;?#32982;子操了!
  我脑间摇?#20301;?#30340;雪花一片,不知道如何应对。我从没想像会亲眼看到女友被 别人操屄的情景,更永远也不想面对。
  「嗯嗯……嗯……」唯唯的喉音随著身体摇动洩露出来,仍是那麼动听的声 线,可是在这一刻,却也再不能使我感到陶醉。
  我感觉很晕,有种头?#20174;?#35010;的难受。但更令我担心的是唯唯,显然她是被黄 总灌醉后迷姦的。到了明天醒来,她可以怎样面对被一个?#24515;?#20154;上了的真相?唯 唯是个纯如清水的女生,发生这样的事情,是足以叫她羞愤自?#34180;?
  想到这裡我哭了,男儿之泪不住涌出,因為自己一个错误的决定,害得最爱 的女人遇上没法补救的惨事。我是否戴了?#22530;?#24050;经不再重要,重要的是如何开解 唯唯,在清醒后能够面对发生了的这一?#23567;?
  「呼呼~~好爽……?#25216;?#23601;不一样,小屄好窄,操?#32654;?#23376;好爽。」黄总卖力 地干著,年纪已经不小的他干得满头是汗。明?#36816;?#24456;满足唯唯的肉体,是过住就 只被我一个男人操过的小屄。
  「来,换个姿势。」操得起劲,黄总拉起唯唯的身躯,把她转过姿势。女友 被扶成小狗般,雪白的屁?#21830;?#36215;,看来男人要以唯唯一向不?#19981;?#30340;老?#21644;?#36710;式去 干她。
  「噗唧!」调整好姿势后,黄总把鸡巴从后插入,并开始再度衝刺。唯唯的 乳房没有卡拉?#24076;?#30340;伴唱女丰满,但垂下的B杯?#20013;?#33071;随著抽插而晃动,仍是非 常赏心悦目。过住我曾说想到镜子前做爱,让我可以欣赏女友摇奶时的美景,唯 唯总是不?#24076;?#27809;想到今天终於看到了,只不过是换了以观眾的身份。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唯唯一直是闭著双眼,样子很美,彷彿不知道自已正在被 丑陋的?#24515;?#20154;迷姦。我不忍看著女友受辱,也害怕他俩会发现我的存在,而令唯 唯没法面对而愤然做出傻事。我知道离开是现在唯一能做的事,我尽自己的最后 力量,如同被掏空了的尸体,步?#23273;?#36314;地爬回自己的房间。
  「呜……」再次坐在床上,我仍感到没法相信的彷徨无助。事实上不要说是 唯唯,就是连我也不知道如何面对,这实在是一个最叫人难堪的场面。
  眼泪一滴一?#35859;?#33879;流下,我哭得呜呼作声,不知道是否因此而吵醒了床上的 妮妮,她像隻蠕虫般在被窝裡转著身子,以抱怨的声线道:「是谁在这种时候哭 哭啼啼?吵著本小姐睡觉!」
  听到妮妮的话,我一阵怒火心头涌起,你也是迷姦唯唯的兄手之一!如果不 是老说要唯唯?#26579;疲?#22905;也不会失去意识,而遭到黄总毒手!
  我愤怒非常,不顾一切地衝到妮妮面前,两手抓起她的?#27605;睿?#19968;股狠劲从掌 心而来,发力想要捏死这个淫妇:「是你!你是有份加害唯唯的!」
  妮妮忽然受到袭击,原来迷迷糊糊的睡意登时飞散,整个人从睡梦中清醒过 来,她拼命挣扎,想要逃开我的突袭:「等等!谁在害你女友了?我没有啊!」 
  「你没?#26657;?#20320;没有唯唯怎会跟黄总在那?#25784;?#32780;你又怎会睡在这裡?」我失去 控制般越来越用力,甚至有杀死妮妮的衝动。女孩用尽吃奶之力挥打我的手臂, 快要缺气的咽呜著声:「我真的没?#23567;?#26159;你女友自愿跟老总睡的!」
  这句说话如利针刺进我心房,我呆住当场,不敢相信听见的答案:「自?#31119;俊?#20320;说唯唯是自?#31119;?#27809;可能,这是没可能的事!」
  手一鬆,妮妮立刻挣脱我的手掌。她本能地向后一?#32781;?#25720;著脖?#21451;?#38634;呼痛, 像是死裡逃生:「咳?#21462;?#20182;妈的,这麼用力想杀死人啊!?」接著又抬头向我 说:?#35813;黄?#20320;啦!虽然?#21069;?#25512;半就,但老总的确有问过你女友。要知道在大陆强 姦是判死刑的,老总就是再好色也不会强来。」
  我没法相信的大叫道:「你胡说!你说黄总问了唯唯,然后唯唯答应跟他做 爱?」
  妮妮没好气说:「你女友是个害羞草,她没有直接说好,但这种事不反对就 即是愿意吧?而且她没你想像中喝的多,?#30475;问?#20102;都是小小一口沾在?#22870;撸?#19981;像 你一杯到?#29301;?#25105;们离开卡拉?#24076;?#26102;她也能够自行走路,绝对是清醒的啦!」 
  我摇著头说:「没可能的,唯唯不会是那种人。」
  妮妮生气道:「什麼这种人那种人?女人都是人,一样有性欲,玩得情绪高 涨想放纵一下自己也是很正常啊!」
  我不明问:「情绪高?#29301;?#20320;说唯唯跟你们玩得情绪高?#29301;俊?#22312;我眼?#26657;?#21807;唯 一直都是很不愿意的,又怎会情绪高?#29301;?
  妮妮冷眼看著我说道:「你刚才在她身?#25784;?#22905;当然不敢乱来了,就像她在你 身?#25784;?#20320;连其他女人的?#22871;?#20063;不愿摸吧?到你醉了后,唯唯就开始投入了,玩输 了不但脱衣服,要罚她做什麼都?#31232;!?
  「做什麼都?#24076;俊?
  ?#29976;前。?#35828;来你女友蛮能玩的。有?#35805;?#22905;输了,刚巧有个服务员进来,黄总 说一?#21069;?#37202;喝完,一?#21069;?#26381;务生的鸡巴拿出来玩一下,你女友想也不想便伸手脱 下男生的裤子,在大家面前套弄他的小弟弟。」
  我满天星?#32602;?#27809;法知道妮妮哪句是真,语气抖震的说:「但即使是玩疯了, 也不会……随便跟别人上床吧?」
  妮妮教训我说:?#20184;?#35828;是情绪高?#29301;?#24456;多事不是理?#24378;?#20197;解释的。玩到后来 酒喝完了,衣服也脱光了,老总便提议输了的要给别人?#20303;?#21807;唯不知就裡,以為 是亲脸和手,可?#30475;问洌?#22823;家?#35760;?#22905;的乳头和大腿。这麼小小的一个女孩子,试 ?#35270;?#24590;受得了这种刺激?最后胡裡胡涂,连小?#20081;?#32473;老总亲到。老总?#27492;?#30340;屄湿 了,知道唯唯动情了,便主动把鸡巴拿出来给她看,唯唯好像没见过几个男人, 看到老总的大鸡?#20572;?#20415;整个人呆住了不懂?#20174;Α!?
  说到这裡,妮?#33694;?#25590;俞我说:「不过你的鸡?#33151;?#23454;又小了一点,我刚?#27431;?#20320; 上床时摸过了,难怪唯唯会对老总的大鸡巴那麼震?#22330;!?
  「唯唯……」妮妮的说话令我明白唯唯当时是处於一个温水煮蛙的环境下。 妮妮是黄总小三,当然不觉一回事;而其他伴唱女?#26376;?#28139;為业,男人的裸体视作 等閒;只有唯唯一个是货真价实的?#25216;?#22919;女,於是在不知不觉间,被煮成黄总的 美点。
  妮妮继续说:「之后老总问唯唯想不想?#20801;运?#30340;实力,你女友只是低头没?#23567;?#22238;答,这种情况谁都知道是愿意啦,於是老总便拉著唯唯进了厕所。」
  我震惊道:「什麼?他们到厕所做什麼?」
  妮妮再次没好气说:「当然是?#20599;?#27491;法啊!难道进去吃屎吗?」
  ?#22919;偷亍?#27491;法?」我满脑空?#31069;?#19981;敢相信他们在卡拉?#24076;?#25151;裡原来已经做 了一次,更不敢想像清纯女友会愿意在眾目睽睽下,跟个老头子到厕所中被他就 地正法。
  过份无稽的说话令我没法面对,口中只喃喃自语的重复著同一说话:「不会 的,你骗我,唯唯是个乖女孩,是我的女朋友,怎麼会跟一个?#24515;?#30007;人上床?不 会的……你骗我!」
  妮妮不?#22836;?#30340;道:?#20184;?#35828;没有骗你,怎麼你们男人总不敢面对现实?自己花 天?#39057;?#23601;可以,女友跟别人玩玩就要生要死的。」
  我伤?#20174;?#32477;,对妮妮也不留情脸:「你是卖淫女,张腿对你们来说?#24039;?#24847;, ?#26143;?#20415;可以操。不要跟唯唯相比,我的女友跟你们是不一样的!」
  妮妮身為小三,早已习惯别人的白眼,没作一回事的说:「我知道你看?#40644;稹?#25105;,但不就代表你高尚我很多。而且我的确?#40644;?#20320;,唯唯真是自愿的。」 
  再次听到女友是出於自?#31119;?#25105;悲从中来,抱著头伤心饮泣:「唯唯……怎麼 要这样对我?為什麼你要背叛我?」
  妮妮看到我痛心疾首,心也软了,安慰我说:「你也不要生气啦,当时全部 人都脱光光,?#32622;?#21448;亲的像个无遮大会,几个女生不?#27927;敌?#34987;大鸡巴操有多麼舒 服,加上唯唯又醉了七分,被拉进去的时候连小?#20081;彩?#36879;了,双腿发软得几乎?#23613;〔黄?#26469;,想要是很合理的。你女友平日就是乖过头,出到了大世界,便一发不可 收?#21834;!?
  我对妮妮安慰的话完全听不入耳,不断摇头呼唤著女友名字:「唯唯……唯 唯……」
  妮妮继续开解我道:「其?#30340;?#19981;能全怪唯唯,老总跟她?#30340;?#20204;也经常到那种 地方玩,逢场作戏是很小事,而且看到美美和丝丝缠在你身,所以才会一时想不 开受他诱惑。」
  我咽呜著说:「黄总怎麼要冤枉我?我从来没有去玩,也从来没有做出对唯 唯?#40644;?#30340;事!」
  妮妮居然作了一个活该的表情:「十个男人九个嫖,最后一个在动摇,你没 去玩是你的问题。如果你真的担心唯唯,怎麼不早带她?#25784;?#36824;不是想多?#32431;?#20854;他 女人的?#22871;櫻中?#20415;宜。现在自己吃亏了,就来发恶啊?」
  「对,你说得不错,如果当时我坚定立场,带唯唯离去,事情也不会变成这 样。我没做好保护女友的责任,千错万错,最错是我。」我木然地摇著头颅。 
  妮妮见我由愤恨变成自责,好心相劝道:?#20184;?#21457;生了的事情就不要钻牛角尖 吧!其实唯唯是很爱你的,刚才老总说要在那边四人?#40644;?#29609;,她怕你会醒来,坚 持要把你安顿到别的房间。」
  我苦涩说:「你这叫做安慰我吗?」
  妮妮摇著指头道:「?#24425;乱?#21521;好的方面想,你女友总是吃你的小鸡?#20572;?#20598;然 遇到大鸡巴想?#20801;?#20063;很正常呀!你是爱她的,?#22836;?#25163;让她开心一下。操完又不会 少了一块肉,吃点别人精华还可以养顏耶!爽够了,明天便回家跟你再玩不就好 了吗?」
  我印堂发黑,怒盯著这口没遮拦的小三,这算什麼开解?只是在挖苦我吧? 根本是落井下石。
  妮妮才不理我感受,继续大发伟论,并提起我手按在她赤裸的胸脯上:?#25913;小?#20154;就大量一点,你鸡巴真是小嘛,天生的又有什麼办法?难道因為自己小,就自 私地不想女友嚐嚐大鸡巴的滋味吗?就像你吃多了唯唯的桃子,偶然也想换换口 ?#21486;?#21507;吃其他女人的?#31455;?#21543;?」
  我没心情跟妮妮谈什麼桃子?#31455;希?#22899;孩把指尖按在下?#20572;?#33509;有所思道:「不 过?#40644;?#20320;,老总做那回事真是很厉害的。不要?#27492;?#24180;纪不小了,他经常吃中药和 练气功,鸡巴硬得像铁柱,刚才在厕所裡隔著门也听到唯唯的呻吟,她们几个小 姐还说这个女孩看来纯情,想不到这麼快已经被操出高潮来了。」
  我摇著头颅,不想再听下去:「够了,求你不要再说。」
  「还在生气吗?就?#30340;?#26159;小器鬼……」妮妮嘲弄著我,这时候她突然惊慌的 道:「睡下来!他们要过来了!」
  我也是大吃一惊,连多想的时也没便急急钻进被?#30505;?#21644;妮妮一同?#20843;?#30524;?#34180;?#24213;下,隐约看到光著下体的黄总来到我俩床?#25784;?#23567;声跟后面说:「看,他们都睡 得很香。你男友喝了那麼多酒,天亮前不会醒过来的,你不用担心他会知道。」 
  听到此话,躲在门外的唯唯?#27431;?#24515;地轻步走进来,看?#27492;?#20204;刚刚完事,?#26102;浮?#21040;浴?#39029;?#27927;前特地过?#32431;纯?#25105;们这裡的动静。黄总指著跟我睡在?#40644;?#30340;妮妮,无 耻道:「子诚也跟妮妮睡了,所以你不用内疚,男欢女爱很正常,你没有对?#40644;稹?#20320;的男朋友。」
  「但……」围著毛巾的唯唯望向我床一眼,一脸歉意。黄总笑嘻嘻地推著女 友说:「米已成?#21486;?#20320;也不要多想。来,我替你洗乾净,不然让你男友嗅到精液 气?#21486;?#30693;道你给别的男人打了几炮,一定会很生气。」
  唯唯被这一?#29275;?#31435;刻跟了黄总出去。我知道原来真如妮妮所言,女友不但清 ?#30505;?#32780;且一切都是出於自?#31119;?#24515;裡不禁痛楚无比。
  「呼~~他们走了?」妮妮知道两人离去,才鬆一口气的睁开眼睛,看到旁 边的?#39029;?#30473;苦脸,再次责骂道:「怎麼了?还在小器吗?怎麼你们男人自?#21644;?#23601; 可以,女友玩就好像天大事情?我问你,如果今天唯唯不在你身?#25784;?#20320;刚才会不 带一个半个女孩子上房吗?」
  我没?#20889;?#35805;,这种假设的话题多答也没意思,我只知道眼前的全是真实。 
  妮妮斥说:「如果你觉得真的受不了,那就分手吧,反正又未註册结婚,大 家都不用负责任。」
  我摇头道:「我不能失去唯唯的。」
  妮妮冷冷说:「如果是离不开,那就更应?#36855;?#24378;自己的实力。要知道今天唯 唯已经试过老总的厉害,下次跟你上床就可能会有比较。除非你打算?#38498;?#20063;不再 操你的女人,否则与其苦恼,倒不如想想怎样带给她同样的快乐。」
  我自嘲道:「你都说我鸡巴小,?#26197;视?#24590;胜得过黄总?」
  妮妮教训说:「鸡巴小一样可以令伴侣有快感啊!世界上比你鸡巴更小的大 有人在,难道全部都不用结婚吗?」说完又盯著我下体,掩嘴笑道:「不过说实 话,比你小的可能不是太多。」
  到此时我已经可以说是走投无路,只有相?#25293;?#22958;的话:「那有什麼办法?」 
  妮妮望著门外,奸滑的说:「世界上有什麼比?#20599;?#21462;材更為划算?#32771;热?#20320;知 道唯唯被老总操得过癮,当然就应该学学老总是用什麼方法操你的女友。」 
  我明白女孩意思,狐疑?#23454;潰骸?#24590;样学?他们已经做完了啊!」
  妮妮满有经验的笑说:「你以為麼?我跟了那老头子这麼?#33579;?#21313;分知道他的 脾性,老总最爱在洗澡时多来一炮。你刚才也看到他的鸡巴?#21069;?#30828;的吧?就是為 了留些弹药,多操唯唯一次。」
  我听后苦涩摇头:「放过我,我没法再次面对那个光?#21834;!?
  妮妮扶正我的肩膀说:「很多事情你不去面对,它们仍是会发生的。就是你 没看著,唯唯一样被操得很爽,那?#28909;?#38459;止不了,倒不如学会勇敢面?#22253;桑俊埂?
  我发觉这个女孩不应当小三,应该当说客,或是政治家。
  我仍在犹豫,妮妮已经不理我的,自?#20889;?#24202;边小架子拿起遥控器,把电视机 打开。「你干麼?」我不明妮妮怎麼在这种时候看电视,却见萤幕上映照出来的 是一间浴?#25671;?
  「这……」我奇怪非常。妮妮笑说:「老总这裡经常会?#20889;?#19968;些官员干部来 玩,那些高官啊,包养的情人很多都姿色不错,於是老总在浴室装置了监视器, 偷窥她们洗澡时的样子,说吃不到,看光她们的身体也是好的。」
  我没想到黄总这老色狼竟然会下流到这个地步,连偷窥也不放过。可就在来 不及多想的时候,萤幕?#21557;?#20102;一对男女,理所当然是黄总和唯唯。
  暴发户的家连浴室也份外豪华,浴室内有一个备有水流按摩的浴缸和一个用 作冲刷身体的花洒。两人来到花洒下,黄总急不及待地把女友身上的毛巾扒掉, 使唯唯一丝不掛。
  在这种情况下看到女友熟悉的身体,我感到说不出的难受,抢过遥控器把电 源关掉,妮妮不满的嚷著说:「干嘛啊?」
  我摇著头,伤心说:「我受不了,哪个男人会愿意看自已的女友偷人?」 
  妮妮大叫道:?#20184;?#35828;要好好学习,你还想要逃避到什麼时候?」
  我坚持说:「这不是逃避的问题,你不是我,不会明白我的心情!」
  妮妮骂道:「你心情关我屁事啊?人家要看精彩的!」接著还恐吓道:「是 不是不给我看?信不信我现在就跑过去,?#30340;?#24050;经知道一?#26657;?#21807;唯那麼纯情,说 不定会羞愧自尽哩!」
  「你!」妮妮此话,也是我最担人的情况。没奈何下只有把遥控器交回女孩 手上,妮妮一?#36710;?#33394;,还拍拍床头:「过来?#40644;?#30475;吧,留好位置给你啊!」 
  我没有表情,从小妮子那轻鬆的表情,我感觉她是在享受偷窥的快?#23567;?#38236;头 再开,两人身上已经全是肥皂,妮妮笑道:「他们在?#31383;装?#21602;!」我有一拳轰向 这三八的脸,使其鼻血狂流的衝动。
  看到同人共浴,最令我心酸的是唯唯和黄总是在互相替对方涂肥皂。黄总那 肥厚的手掌,正贪婪地抚遍女友的每一寸肌肤,摸她的奶,摸她的下体。而唯唯 平日用作握起我手的十指纤?#32781;?#20063;乖巧地在男人的身上游走。
  相比刚才的昏暗床戏,浴室内灯火通明,女友跟一个肥胖男人共浴的画面, 显得更不协调。没有人会相信一个二十出头、处於花样年华的美丽女孩,会愿意 主动跟肚皮如猪的?#24515;?#22823;叔洗身,而且更是个认识了才一天的大叔。
  ?#21486;?#21515;的高清大电视很清晰,是清晰得有叫人想把萤幕打碎的衝动。
  「美人儿,你的皮肤很嫩滑,像是?#32423;?#33457;的想叫人一口吃下去。」电视传出 男人猥琐的声音。我惊叹居然还有收音,妮妮解释在这裡留宿的?#33151;耍?#24456;多跟黄 总一样爱在浴?#20197;?#40495;戏水时多来一炮,真人表情当然是有影有声才有意思,黄总 这色狼果然是一丝不?#19969;?
  「唯唯,也替黄总?#32874;?#40481;巴。」满足了一轮手欲后,黄总贪得无厌地要求女 友替他清洗阳具。唯唯?#25104;?#19968;红,小手儿不情愿地伸到男人下体,颤抖地抓著半 垂的肉棒。
  唯唯一向是个害羞女孩,我俩虽然有肉体关系,可是说要?#40644;?#27927;澡,她总是 不?#24076;?#35828;很难為情,她甚至不肯主动握起我的鸡?#20572;?#25152;以当妮妮说她伸手抓服务 员的鸡巴时,我是不相信的。但这刻我相信了,原来唯唯的确是个会抓著男人鸡 巴的女生。
  「呵?#29301;?#24456;爽啊!」黄总满意地点头。而唯唯则不作一声,垂下的?#20998;?#19968;直 默默望著鸡?#20572;?#24439;彿在研究这个比其男友更大的器官,想到不久前这根巨大男根 曾两度入侵自已的身体,?#25104;?#30340;红晕再次冒起。唯唯的手柔柔地抹上肥皂,再慢 慢地洗,以指心磨著有如鸡蛋大小的龟头,?#32423;?#21448;从下捞起肉袋,细心搓揉,令 人明白这是所谓的爱不择手。
  刻前月色昏?#25285;?#21152;上精神恍?#20445;?#25105;没看清黄总的阳?#25784;?#29616;在藉著浴室白灯, 我才真正看到这条曾两度侵佔唯唯秘道的?#21046;鰲?
  黄总肚满肠飞,却没有?#35805;?#32982;子鸡巴陷在脂肪裡的问题,只见男人下体阴毛 浓密,鸡巴又长又粗,茎上佈满紫筋,龟头好比鸡蛋般大,显得特别强?#22330;?#20197;前 曾听说?#24178;?#19996;老乡鸡巴大,江苏女子屁股?#30465;梗?#20170;天一见,果然不假。
  「我?#40644;?#20320;,是很粗吧?」妮妮在我耳边笑说。我有想叫她收口的衝动,我 也有眼睛,会知道这鸡巴实在是很惊人,不用你来提点我。这就好像两个人?#40644;稹?#21435;看电影,其中一个怕对方看不明?#31069;?#32769;是喋喋不休地在其旁边解?#36884;?#24773;般令人 烦厌。基本上现在的我已经失掉灵魂,但还是?#24515;?#21147;?#30452;?#19968;条鸡巴是否比自己所 拥有的要大得多。
  「呵?#29301;?#24590;麼了?不捨得放开手的,很?#19981;?#36825;条鸡巴吗?」黄总无耻笑问。 唯唯立刻脸红的放开手,娇憨地别个头去:「才没?#26657;?#25105;怎会?#19981;?#20320;的丑东西。 你这个人总是骗我,说摸一下其?#24471;?#19981;停,说给人家?#26149;?#29609;的,原来?#24378;?#20320;的丑 东西。」
  「很丑吗?那刚才是谁看到老子的鸡巴后,忍不住跟我进厕所操屄?我有多 ?#22969;?#22312;厕板上按著个小?#23194;?#30340;大腿插她屄,唯唯你可以说是极品了。」黄总继续 调戏,女友急著摇头说:「人家哪裡忍不住了?是你骗我的,明明说亲肚脐,你 却亲人家的……」说到这裡唯唯不好意思讲下去。
  黄总笑嘻嘻问:「是哪裡啊?」唯唯受不了男人的挑衅,脸红大?#26657;骸?#26159;小 屄!人家那裡可是连男友也没亲过的,当然受不了,你就乘著我?#40644;?#21147;?#32431;梗?#25226; 我拉进去……强姦!」
  妮妮好奇望我,我耸?#22987;紓?#19981;关我事,我很想?#31069;?#26159;唯唯不给而已。
  黄总认真道:「小?#24616;?#21035;乱说话,在这裡强姦可是要判死刑的,黄总那麼疼 你,你也捨不得黄总给人拿去打靶吧?」
  唯唯也知道?#34892;?#35805;是不能胡乱说出口,低头都嚷说:「那……那当你不是强 姦……但人家也不是愿意的……是你引诱我,才一时胡涂……给你放了进来…… 明明说好是一下,你却干到射了也不放开我……还要那麼用力,弄哭了人家!」 
  说此话时唯唯脸带春?#20445;?#19985;丑怩怩,似是回味多於责怪。黄总嘻笑道:「这 是因為唯唯你的经验太少,屄太窄了,才会受不了黄总的大鸡?#20572;?#21518;来操顺了不 就很舒服吗?」
  两人的对话,使我在?#38498;?#35041;重建出唯唯被黄总干上的架构。女友如何在迷糊 间?#35805;?#25104;光猪,如何在眾人面前被?#21543;?#30007;人以舌头翻开肉瓣,如?#25991;?#30585;不属於自 已男友性器时的目瞪口呆,如?#26410;?#27668;吁吁的给拉进厕所,甚至在厕板上张开两条 大腿,给黄总把鸡巴轰进小屄的画面,都彷彿如幕幕影画戏般活现眼前。 
  唯唯脸红得无从?#24202;担?#20107;实上从女友愿意跟黄总再来一炮,想必是如男人所 说,在?#32431;?#36807;后,唯唯就嚐到了美味甘甜,以至使其一再流连忘返。
  看到女友不作一声,黄总一手缠著唯唯的细腰,嘻笑道:「还不承?#19979;穡?#22914; 果不是给我操得舒服,会还嫌不够要跟?#19968;?#23478;再操吗?」
  唯唯的脸红得像个?#36824;骸?#37027;……做一次是做了,两?#25105;?#26159;做了,反正?#23478;选?#32463;……」黄总更加放肆的淫笑说:?#29976;前。?#21453;正一次是干了,两?#25105;?#26159;干了,不 如就多干三、四、五、六次啊!」
  有人说,女人的贞操?#33151;緹破浚?#29942;口很小,很难打开,但只要?#40644;?#20102;狭窄的 瓶口,裡面就是另一个广阔的世界。唯唯在意乱情迷间被插了一下,?#28909;?#25554;了, 也不差多插第二、第三下,终於变成了一次。同样道理,反正被干了一次,於是 ?#38498;?#30340;几?#25105;?#23601;变得?#30452;?#19981;大。
  聊著的同时,黄总更伸手往唯唯的两腿间乱摸一通,把女友弄得喘气连连: 「你们这些男人说话要认帐啊,说几次就要几次……不要欺骗女生……」 
  黄总顺势把半挺的肉棒顶在唯唯股?#25285;?#22899;友感到?#23596;?#29983;机再现,?#25104;?#19968;阵?#28020;?#21916;,小手一翻,再次把鸡巴握在手裡前后套弄:「又硬了……你这个大色狼…… 总是不放过人家……」
  正如妮妮所说,黄总有比其年纪更强的实力,经过两次的交合,他仍能迅速 地坚挺起来,随著女友的抚弄,鸡巴逐渐现出全貌,巨型龟头一点一点的向上升 ?#25784;?#30452;至完全勃起,是一条粗壮好比婴儿手臂般的强大猛者。
  这麼一条巨大的鸡?#20572;?#26366;经插入唯唯的小屄?我只是远处看著,已经觉得胆 战心惊。无法想像如此?#23596;?#25554;入女友体内时的光景,更无法想像唯唯因此而為其 著迷,愿意一次又一次地?#40644;?#24449;服。
  「天哪!真的很大……」唯唯感叹?#24230;?#26834;的粗大,彷彿浑身无力,双腿发软 地依偎在黄总胸前。
  男人面有得色,淫笑说:「小淫娃,你真的很?#19981;?#32473;黄总操呢!」
  唯唯有气无力的嚷著:「人家不是淫娃……这麼大的一根,谁都会想要…… 这种操进去会很舒服的……」我呼了一口气,交往两年,这还是我头一遭听见唯 唯说个「操」字。
  黄

紧急通知: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,将 981dd.com 加入收藏夹!

[上一篇:奇妙的家庭] [?#20081;?#31687;:我和我的妹妹]
上海时时乐开奖现场
上海时时乐多久开奖 上海时时乐杀号 上海时时乐杀号技巧 上海时时乐今日开奖号码 上海时时乐和值遗漏 上海时时乐走势带连图 上海时时乐单双走势 上海时时乐查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走势 上海时时乐餐厅 上海时时乐计划手机版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号码 上海时时乐官方 上海时时乐专家计划 上海时时乐万能8码
欢乐球吃球下载最新版 幸运飞艇pk10追号计划 天津麻将微信群 比特币官网下载专区 圣诞企鹅电子游戏 那不勒斯四部曲 全民突击天使兔女郎图片 埃斯特拉尔vs武里南联 三剑客和女王免费试玩 闪亮骑士在线客服